当前位置: 首页 > 俄罗斯蓝猫

骑童车的兔子

发布日期:2019-09-01 10:10:37 编辑:宠物猫品种大全网阅读次数:

我七岁的时候

和姑姑去接上晚自习的姐姐放学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

月影洒在夜色里

路边的花散发着暗香

我看见一只兔子骑着儿童车

它的大眼睛闪烁着光明

腿夸张的长

姐姐发出叹息羡慕它的大长腿

姑姑说这是一只懒惰的兔子

本来可以跑很快

还要啥自行车?

兔子三瓣嘴抖动着

奶声奶气地说

才不是呢

我学车是因为刚取得驾照

骑车技术不是太好

而且这个秋天

当四周落满黄叶

蛹变成美丽的蝴蝶

我们动物界要举行运动会

上一届我的表哥因为睡觉

赛跑输给了乌龟

这一次赛车

我一定要赢

姐姐是一个撸猫重度患者

她上前请求摸一下兔子的头

兔子害羞的答应

兔子的头毛茸茸

我和姑姑也摸了几下

兔子受不了这样的轮番摸头杀

它的头越来越垂下

它低着头说

你们仨

要不要

去我家玩吧

我姐姐的作业在夜自习已经写完啦

明天也是星期天不用早起啦

一切都太好啦

我们跟在骑车的兔子身后

月色下

我看着我们的影子移动

故意在影子中间穿梭

调皮的跳着舞步

前面是不平坦的土路

兔子下车推着走

亲切的和一只萤火虫打招呼

萤火虫忽明忽暗

在我、姐姐和姑姑身边穿梭

就像我刚才舞蹈般

我听见它在我耳边笑

停在我刘海上的发梢

盘旋在我的裙子腰带纽扣上

仔细的观察上面的花纹

它提前飞走

穿梭在空气中

声音尖锐而不刺耳的叫着

喂喂喂

小伙伴们

我们这里来客人啦

大家快出来迎接啊

等我们走到兔子的家门口

那里郁郁葱葱的树木里

无数的萤火虫穿梭

白兔灰兔牵着手迎接我们

灰兔脖颈上的领结吸引了我

它看起来特别绅士

递给我们吃起来嘎嘣脆的胡萝卜

在夜色下的微冷空气里

吃起来特别甜

一只黄莺为我们唱了一首悦耳的歌

在歌曲的中间

它加入了两段RAP

黄莺的呼气吸气都能发出好听的声音

RAP很长

信息很密集

声调却一直保持柔软轻松

游刃有余

在每句唱词结尾都有一个调皮的儿化音

我们走进森林深处

拿着烟斗的老蟋蟀

正在培养两只小蟋蟀成为未来的拳击手

看见我们它摆动着触角

幽幽的吐出烟圈

不甘示弱的斑蝥跳出

喷出更多烟雾

萤火虫照亮了前方的湖面

我们在湖边散步

看见跃起的鱼和慢慢悠悠靠过来的乌龟

兔子说

你要不要快点来和我们的三位小姐姐打声招呼

乌龟张嘴笑着说

别忘了

兔子

你表哥赛跑输给了我

兔子着急的跳过去

急促的说

那是我表哥睡着了

下次就不会了

大家一起笑起来

瞬间又被一种奇怪的氛围笼罩

安静的看着鸳鸯游过来

和我们打招呼的时候

喉音悲伤

它们马上就要分离了

一个在湖面

一个在湖底

重病的鸳鸯咳嗽出了血

滴在湖面散开

小声的安慰不停

萤火虫照亮它们眼中的泪水

离开湖边的时候

我才发现裙摆还有鞋子都被露珠打湿了

姐姐和姑姑的也一样

微风吹过

我觉得有些冷

\

花朵在空中散发着冷香

兔子跳着说

前面是狐狸的家

它开了森林里的连锁商店

有火柴可以拿来取暖

狐狸正在摆弄黑白电视机的卫星天线

兔子叫它

它回头

楞楞着看着我很久

它的脖子上戴着花环纤维项链

缀在上面的翡翠发出幽幽的绿光

它拿出火柴

点燃了干草

我们很快就不冷了

一脸严肃的狐狸悄悄靠近我

在兔子为我们表演节目的时候

悄悄摊开爪子

对着我耳语

火柴来自大雪纷飞的夜晚

那时候的它还游手好闲

偷鸡斗狗

在村落的巷子里

它看见雪地里一个小女孩举着燃烧的火柴

照着她慈祥的奶奶

奶奶的身体朦朦胧胧

就像信号不好的电视画面有些看不清

寒风夹着雪花吹过

火柴熄灭

奶奶消散

狐狸才发现

奶奶是小女孩的强力想象凝结而成

它悄声无息的靠前

确保没有让女孩听到爪子踩在雪地上的声音

小女孩起身走了

它捡起散落的火柴

不知道为何

瞬间泪水涌出

它飞快地追上小女孩

塞给她刚从农舍偷的鸡蛋

然后

快速的跑的越来越远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

它从此再也没有去过带着烟火味道的人间

时常把那个小女孩怀念

直到今天

狐狸停顿一下

在我耳边告诉我

我就像那个

小女孩的翻版

一样的连衣裙

碎碎的刘海

马尾辫上的皮筋都用相同的方式缠绕

\

冻得有些发抖的嘴唇

还有湿漉漉的裙身

姐姐和姑姑意识到狐狸离我太近

都凑过来拉我的手

狐狸后退几步

我们要走的时候

它把所有火柴塞给我

小声说

这些是你的

回去的路上

我们看见聚集的萤火虫逐渐减少

隐没在树木的黑暗里

就像亮着的灯泡慢慢逐个熄灭

月光下

我和姐姐姑姑走着

村庄闪着灯火

\

我们小小的村落

不知道和大森林有什么隔阂

回到家之后的日子里

我时常长时间在村口的石磙上站立着

任田野的风掀起我的刘海

露出我的额头

任手里搓揉的指甲花汁液渗入我的指甲

只是

过了那个夜晚

骑着童车的兔子再也没有出现过

本故事纯属虚构

本文链接:骑童车的兔子

上一篇:银黑狐品种简介

下一篇:银黑狐的生活习性

热门资讯

友情链接:

大悲咒 大悲咒功德 心经结缘

Copyright © 2018 宠物猫品种大全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

苏ICP备18043008号